黃國昌逃兵役卻擺愛台嘴臉 遭酸會不會心虛 網友也酸回應



↓↓↓↓↓↓↓歡迎加入反民進黨FB社團 爆畜公社 以後更多爆料會發在裡面!
點我加入反民進黨FB社團 爆畜公社

世大運媒體手冊日前使用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來稱呼台灣,招來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批評「荒謬」,讓超馬好手林義傑不禁感嘆「國昌兄,你真的不知道體育」。對此,自由作家洛杉基認為黃國昌這群「嘴上台獨」,逃避兵役比誰都躲得快,從未參與過國際盛事,卻表現一副最愛台灣的嘴臉,「不知道他們午夜夢迴,會不會感到有這麼一點心虛?」


黃國昌不滿世大運的手冊上,許多該是Taiwan的字眼被改成了Chinese Taipei,他說世大運是行銷台灣到全世界的絕佳機會,竟然要以如此委屈的方式介紹自己,若要用台灣名義走入國際得更努力。對此,林義傑說世大運是要照奧委會模式,不是改名就改名,他說愛國很重要,但要知道國際規則,要黃國昌去向奧委會抗議。林感嘆,黃國昌真的不知道體育,又要把一般沒受專業訓練於體育的人民操作成他要的「不懂」。


對此,洛杉基指出,黃國昌何止不懂體育,他更不懂他們這群「嘴上台獨」,已經對台灣造成多大的危害。他說這些號稱「天然獨」的貨色,從未對國家盡過義務,卻靠著高喊「愛台」、「反中」、「支那賤畜」、「軍中沒有人權」。讓他們得到民進黨關愛,騙得選票,登堂入室,當了立委。


洛杉基說,這些人逃避兵役比誰都躲得快,自己從未參與過國際盛事,卻表現出一副他們最愛台灣的嘴臉,肆意批評那些沒有高舉台灣旗號、國號參與國際活動與會議的同胞,說他們賣台、屈服於中國的打壓。


「躲在超冷的辦公室裡噴噴口水、打打嘴砲,偶爾演出個濕背秀,然後說人家不愛台,實在是太廉價」。洛杉基說他們從不為「這個國家」盡點義務、只會坐領高薪、幫執政黨圍事修理在野黨。不知道他們午夜夢迴,會不會感到有這麼一點心虛?

文章來源:洛杉基臉書

相關資料

根據最新出版的《周刊王》報導,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倡言「台獨」,不惜將兩岸推向戰爭邊緣,很少人知道,黃國昌根本免當兵,連他的3大門徒也紛紛「閃兵」;一旦兩岸擦槍走火,他們根本不必上戰場,他頻頻以台獨言論刺激解放軍,心態上根本是「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周刊王》指出,黃國昌與區域立委候選人林昶佐都強力鼓吹台灣獨立,甚至其主要成員林飛帆、陳為廷也同聲附和,檢視他們的兵役,完全沒當正規軍的紀錄。


《周刊王》報導,1973年出生的黃國昌曾坦承,「大二就拿到國民兵證,不用當兵。」據黃的台大同學透露,黃體檢時傳出兩眼裸視0.2(約近視300度),但卻被判定是「弱視」,只要當3個月國民兵,可能無論使用任何矯正方式,都沒有辦法矯正到0.6,也可能近視度數突破1000度。但外界從未見黃戴過近視眼鏡,瞳孔上也沒見到隱形眼鏡的蹤影,這算哪門子「弱視」?會不會是黃拿到國民兵證書後,動了矯正視力手術或長期配戴隱形眼鏡,從此揮別了近視眼鏡。


周刊王報導,黃回台時才30歲,如果視力正常,學業又已告一段落,可以申請複檢要求改判體位,給自己當兵報效國家的機會,以行動證明自己鼓吹台獨無懼解放軍的恫嚇。至於林昶佐,2007年曾對媒體坦承,大學時期為逃兵役曾力圖緩徵,想辦法延畢,但後來因焦慮症嚴重,才被判免兵役。林受訪時還說,不吃藥就會很焦慮,會不斷開冰箱、鎖門等強迫症狀,更自爆:「有次去日本忘帶藥,在地鐵站癱了噴屎噴尿,糗到爆。」


他回應逃兵役質疑時表示:「將來如果我停藥了,要我去當兵也OK。」目前林忙著選立委,實在應該講清楚,他焦慮症痊癒沒?如果沒有,萬一選上了,是否能勝任立委工作?會不會又有失禁的情況?如果病好了,是否要履行回去當兵的承諾?


另外,曾是襲胸累犯卻獲黃國昌力挺的陳為廷,在臉書公開發文「我支持台灣獨立」。去年9月,他因曠課太多被清華大學退學,本應依法服兵役,結果陳在2015年12月推甄考上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再次符合緩徵條件,不知要緩到哪一年?


至於林飛帆,則在2013年4月7日台獨教父鄭南榕紀念活動時公開宣示,「我叫林飛帆,我主張台灣獨立」。林飛帆服兵役卻不是「為台獨而戰」,而是爽當替代役,陪長者到水萍塭公園踏青、欣賞百花季。


不少網友質疑,「愛台灣為何不加入國軍?替代役會拿槍嗎?打仗時能幹嘛,自己國家自己救,不肯當兵還好意思講,…身為活動領袖還去服替代役,解放軍打過來怎麼救台灣。」


網友回應


資料來源:中時新聞網

↓↓↓↓↓↓↓歡迎加入粉絲專頁 爆料民進黨 請先按讚就對了喲!



您可以留言


下一篇

相關熱門

其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