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打迷糊仗!」 檢視蔡政府原民政策進度



↓↓↓↓↓↓↓歡迎加入反民進黨FB社團 爆畜公社 以後更多爆料會發在裡面!
點我加入反民進黨FB社團 爆畜公社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架設蔡英文原民政策進度監督平台,宣示持續監督政府原民政策的決心。

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1年來,原住民族抗議不斷。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原青陣)3日指出,主要問題出在政府用「打迷糊仗」、而非「誠懇」的態度,面對重大爭議,「原住民族政策的討論,一直缺乏整體的圖像」;他們肯定蔡的原住民政策大致涵蓋了原住民權益回復的各個項目,因此將以此為基礎,監督這些政策的落實,希望讓街頭抗爭的議題,「進入實質的政策討論」。


原青陣3日舉行記者會,發表近期架設的「蔡英文原住民政策監督平台」網站。網站首頁就是跑得大汗淋漓的Q版蔡英文和她剩餘任期的倒數計時器,從3日起,還有2年10個月。他們將把政府執行各項承諾的進度,這些政策對原住民族的意義以及各方對政策的看法等等,都呈現出來,創造政府、原住民族、社會大眾對話的空間,鼓勵政府用正面態度面對重大爭議,也逐一檢視政府是否做到每個承諾。

負責平台的賴韋利(Kai Limadjakan)說,轉型正義的推動應帶來「和解」,但這1年來,族人仍因各式各樣議題發起抗爭,疲於奔命、吵吵鬧鬧;原青陣認為,這是因為原住民族政策的討論,「一直缺乏整體的圖像」,在缺乏這個圖像下,政府不面對重大問題,而常是用「略施小惠」的方式彰顯它的德政。

例如行政院2月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未能將傳統領域的定義納入私有地而引發的爭議,賴韋利說,這個重大爭議持續存在,但政府的處理進度卻是「完全停滯」,沒有對話。


她也舉原住民族的教育權為例指出,原民會以補助幼稚園學費當作推動教育權的政績,「但這是我們要的教育權嗎?」該項補助前政府的時候就有了,原民會應該要提出如何建立原住民族教育體制的政策,但原民會迄今完全沒有規劃,也沒有挹注任何資源給族語幼稚園;透過從各方收集的資料,青年們將「把我們的知識化為力量」,「拆穿政府美麗的政策說詞」,讓政府施政進度以及原住民族對政府的監督,公開透明地呈現在網路上。

「我們要談政策落實 而非個人的補助」

原青陣總召、平台顧問撒丰安(Savungaz Valincinan)說,政策平台以蔡英文在選舉期間提出的政策以及道歉時提出的承諾為基礎,因為這個架構基本上包括了推動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所要回復的原住民族的權益,「這是好的政策架構」,但執行政策的人對這些政策內涵並不了解,「我們希望談的,是以權利概念為基礎的政策落實」,而不是發給個人的補助或優惠。

撒丰安指出,回復原住民族權利的最大重點,在於原住民族的「集體權」,中華民國的法律架構,除了《原住民族基本法》之外,完全缺乏對原住民族集體權的肯認,原青陣也希望透過政策平台呈現的內容,讓社會了解原住民族權益回復,講的是集體權,而不是每個人可以拿多少好處。

原青陣主張,政府應讓原住民族參與政策制定,也批評原民會的作法不夠公開透明,甚至只是淪為政策宣導。賴韋利說,這樣的作法,政府每次一端出政策,族人就要開始抗議、動員、上街頭。再以行政院在2016年底修改原民會提出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將私有地排除於傳統領域定義後、通過這項辦法為例,賴韋利指出,從那時候到2月正式公布前,原民會從沒跟有疑慮的原住民團體溝通過,「到公布前1天,我們還不知道是那個版本」。


原民會在公布前1天才宣布要開記者會,原青陣當天還前往抗議。不過,原民會曾說,他們都有在部落開說明會。撒丰安指出,不僅過去原民會辦理傳統領域劃設的說明會,都是事後才公開資訊,近期原民會要在全國各縣市辦理13場原住民族重大政策諮詢會議,也都等到會議開始了,才知道開會地點、那些人去參加,其中有幾場,有原住民團體先得到資訊,去到現場後發現,會議像是政令宣導,而不是諮詢會議,而去參加的人多是地方鄉長、村長、代表,「全都是現在中華民國官僚體系的政治人物」,「為什麼只有他們才有這樣的資訊?或者講難聽一點,得到這樣的資格,可以被徵詢,可以表達意見?」

「別把原住民當笨蛋」 原民批官僚體制架空部落議決機制

撒丰安說,原民會的做法「非常違反我們在民主、法治國家裡面談的公民參與」,在原住民族的議題上,「不要把原住民當笨蛋,不要以為我們沒有唸書,不要以為我們看不懂政策在寫什麼」,部落的老人家清楚的知道「我們踩在土地上的那個規則是什麼」,知道它的內涵與概念,「是你要來聽我們說,不是你來講給我們聽」,這是原民會這1年來「最嚴重、最嚴重的問題」。

撒丰安說,原住民族面對的最大問題,就是「中華民國的官僚體制架空部落原有的議決、領導、討論事情的機制」,現在要推動轉型正義,如果還是回來諮詢原來在官僚體制內的人,「我們要怎樣改變與前進呢?」這是很大很大的問題。

她說,原住民族的人口只有2%,不能靠數人頭跟人家抗衡,在其他國家,原住民也是因此而處境仍弱勢、艱辛,原住民族的權利沒有辦法透過民主機制伸張,需要更進一步的民主,也就是「審議式民主」、「參與式民主」,而這也更符合原住民族社會的傳統文化,用這樣的方式談論公共問題,才會雙贏。


蔡英文在道歉文中用泰雅族語的「Sbalay」,說明推動轉型正義要追求的「和解」。撒丰安說,她希望提醒蔡英文,Sbalay是意義非常深刻的單字,它代表和解是一個「非常長的溝通過程」,不是辦一個儀式就了事,「而是要一次又一次的溝通」,當她在道歉時,用這個字來表示她的決心,她就應該要誠心誠意做到。

因為《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的爭議,有原住民團體已在街頭抗議超過5個月,嚴厲批評蔡英文「欺騙」。

被問到原青陣架設監督政策平台,是否表示仍對蔡政府推動轉型正義抱有希望?賴韋利說,「我覺得必須要這樣」,因為「轉型正義是建立在互信」之上,如果完全都不相信政府,那都不用談了,「這也不是原青陣想看到的」,蔡英文道歉並成立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代表她有一定的誠意,但政策執行過程中,有很多不太公開、透明的地方,希望平台的建立能讓族人了解政策進度,讓政府誠懇的面對重大爭議,讓社會能紮實的討論政策,而不要只是隨意的「貼標籤」,認為漢人不懂,或認為政府從頭到尾都在騙。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奇摩新聞 自由時報電子報 網路搜尋

↓↓↓↓↓↓↓歡迎加入粉絲專頁 爆料民進黨 請先按讚就對了喲!



您可以留言


下一篇

相關熱門

其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