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和黑社會大哥的一次相親,大哥的最後一句話把小妹震驚了。





老媽的同事介紹了一個大漢給我,比我大八歲,上個星期六去見面,直接把我嚇尿了,一看就是社會人,黑社會大哥的架勢,光頭戴金鏈子,說話聲音沙啞,有粗而寬大的手掌,剛剛見面握手的時候,他就不懷好意的扣了扣我的手心,一看大哥就是個色鬼,眼神上下打量著我,我想這人可不能得罪,可是要我和他在一起,肯定是不可能的。
大哥說:「小姐我有紋身你介意嗎?我左臂紋條游龍,後背有關公,小腿上有前女友的名字。」
我說:「沒事沒事,紋身挺時尚的,不過你前女友叫什麼啊?」
大哥說:「我是性情中人,愛就認真愛。前女友叫張金鳳,不過我也可以在右腿上紋你的名字。」
我說:「我們不是還沒在一起嗎?還是別紋了。」
大哥說:「初遇你的印象就很好,你叫什麼名字,我明天就去紋。」
我說:「我叫 上官永清章和井幽幽。」
大哥說:「我腿短,你名字太長了。」
一會兒服務生上菜來了,我和大哥吃的是燒烤(黑社會大哥最鍾愛的食物)



我問大哥:「你是混黑社會的嗎?」
大哥:「你眼力真好,我確實是混社會的,冬天穿黑貂,夏天打赤膊,金鏈子十斤,頓頓燒烤配扎啤。」
我說:「大哥你真有品味,我就是個小記者,咱們有點不搭調。」
大哥:「你和我在一起吧,我給你薪水。」
我說:「我可不想被包養。」
大哥說:「我吃燒烤你給我剝大蒜,一個月我給你五萬。」
我說:「大哥這是啥職業啊……。」
大哥說:「黑社會有地位的身邊必須有個會剝蒜的小妹,到了冬天我給你準備個小白貂衣,你就是我的人了。」
和大哥聊了一些之後,我想我得徹底的拒絕他才行。但還是得注意些尺度,如果說的太狠了大哥容易砍我。
我說:「哥,我這個人好吃懶做,而且有很多異性朋友,我看你人挺好的,我就不坑你了,你適合更好的女人。」
大哥說:「我對女人的要求不高,我一個星期七天都去作保養,平時上KTV喜歡摸小姐的胸,我們挺配的啊…。」
我說:「大哥你可是瀟灑浪子,婚姻肯定會束縛你的。」
大哥說:「我雖如風般自由,卻也需要一個長久的擁抱。」
(大哥把話堵的死死的,我真不知怎麼辦才好了,只能放大招了)



我說:「哥,我有個愛吃屎的怪癖。」
大哥說:「老妹你就是個奇人啊!咱們是命中注定,我喜歡看吃屎的A片,以後你給我表演。」
(當時腦子一片空白)
大哥說:「我們在一起吧!!」
(可能是當時他的眼神太深情,也可能是我單身太久了)
我說:「好吧!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約會過後他打來了電話,他說:「姑娘對不起。」
我問:「怎麼了?」
他說:「我仔細想想,我不喜歡一手可以掌控的女孩。」
我說:「什麼意思啊…?」
他說:「你長的挺美,人也機靈,就是這個胸太小了…。」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奇摩新聞 自由時報電子報 網路搜尋

您可以留言


下一篇

相關熱門

其他推薦